伪白名白

曾经是深山里一棵包治百病的板蓝根))

现世之魔 引子


  挪威林潭,建于运河边的工业城中心。
此时正值入冬,被煤烟染黑的天空降下冰冷的雨,淅淅沥沥的打在石子路上。不曾清洗污垢,雨水也只是让这里终年不散的水雾变得更加浓稠。傍晚的街道静得出奇。

  穿着大衣的男人出现在满是水汽的街道上,用手扶着墙,跌撞地跑入转角的小巷里,他的模样十分狼狈,浅色的大衣上沾满了泥水,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污垢,哪里是大衣原本的颜色了,他右手似乎受了伤,死死地夹着一个深灰色的公文匣。

  男人似乎正在寻找什么,在小巷间游走着。他在每一个边角和门牌摸索,最终在一块十分不起眼的、褪了漆的旧门牌前停下。

  面前有一道被封死的黑色墙壁,门牌漆面上的文字还约模可见。

   “苔石巷9379号,拜尔沃森”

  男人将受了伤的手伸向墙壁,霎那间墙壁竟变得虚幻起来。他划开渐渐消散的石墙,里面露出一条幽深的通道。男人口中低声念着什么,腔调古怪而富有韵律。他点燃事先准备好的煤油灯,进入通道。

墙壁在男人走进时恢复原样,好像一切从未发生过。

  通道深不可测,走到尽头是一扇活板门。

  门的另一面传来诡异而粗重的铜钟声,在通道间回响。

男人继续低语着咒语,他身边燃起一个晃动的白色光球,他甩开袖口里的怀表,正等待着什么。

  随着一声闷响,光球戛然熄灭,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男人最终没有来得及进门,而是倒在了前路上,鲜血溢出,和周围的脏水混在一起。两道火柱同时从身后击中了他,一道刺入后脑,一道径直贯穿心脏,油灯滚落在一旁。

  远处一个拄着拐杖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,在倒下的男人面前躬身将公文箱捡起,油灯照亮了身影的半边脸:那是一个轻蔑的笑,和一只在灯火下折射散发灼烫黄光的独眼。

  他的笑容却僵住了,因为早该死去的男人竟然也在望着他,墨蓝色的眼睛里透出同样的戏谑。

  “你来晚了,蠢货。”消去的光球又亮了起来,在拄杖人面前猛地炸开。

  待拄杖人回过神来,落在地上的公文箱消失了,不远处传来活板门合上的声响。

  拍灭身上被爆炸点燃的火焰,拄杖人愤怒地冲过去踹开脚下的活板门,男人却已经不见踪迹。

“回光咒,该死,该死!我该先打穿他的喉咙!”声音沙哑,拄杖人此刻显得气急败坏。

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和在下面回复一下xx,优惠券名额回复里面抽(゚Д゚)

创艺T社:

Undertale已经三周目了还意犹未尽?(*/ω\*) @创艺T社 联合 三位太太 @伪白名白  @Datomato @TRMOFT 推出 #传说之下# 专区,给各位太太留言还有机会获得免单券和打折券哦,转发直达专区请戳:http://t.cn/R6ienCX

听说画啥出啥ww所以画了一只脸狐
祝大家抽到自己心仪的式神😂

妈呀好可爱

银树君川:

大概是刚搬入守望先锋基地开始合宿时,(被迫)听了整晚从隔壁房间传来【不可描述】声音的DVA表示,保护未成年人人人有责。女孩子们真好,我去赶稿了,汪嗷大哭!——